• 最新论文
  • “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绝大部分患者经治疗均可顺利出院” 天桥抗疫作品——立春有感 贵州凯里限价令:生猪进销售不得超过38元/kg 齐“芯”协力丨测温仪产业供需对接群邀您加入 “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绝大部分患者经治疗均可顺利出院” 疫情下的思考:健康,只是中老年人需要的吗?村长邵玉鹏 贵州凯里限价令:生猪进销售不得超过38元/kg 天桥抗疫作品——立春有感 贵州凯里限价令:生猪进销售不得超过38元/kg 疫情下的思考:健康,只是中老年人需要的吗?村长邵玉鹏 孟非的豪宅一角曝光,23岁女儿穿睡衣出镜,举止却不是很有礼貌 “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绝大部分患者经治疗均可顺利出院” 疫情下的思考:健康,只是中老年人需要的吗?村长邵玉鹏
  • 推荐论文
  • “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绝大部分患者经治疗均可顺利出院” 天桥抗疫作品——立春有感 贵州凯里限价令:生猪进销售不得超过38元/kg 齐“芯”协力丨测温仪产业供需对接群邀您加入 “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绝大部分患者经治疗均可顺利出院” 疫情下的思考:健康,只是中老年人需要的吗?村长邵玉鹏 贵州凯里限价令:生猪进销售不得超过38元/kg 天桥抗疫作品——立春有感 贵州凯里限价令:生猪进销售不得超过38元/kg 疫情下的思考:健康,只是中老年人需要的吗?村长邵玉鹏 孟非的豪宅一角曝光,23岁女儿穿睡衣出镜,举止却不是很有礼貌 “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绝大部分患者经治疗均可顺利出院” 疫情下的思考:健康,只是中老年人需要的吗?村长邵玉鹏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战“疫”·说法论道|专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刑法须担重任

    来源:www.zodiac02.com 发布时间:2020-02-24

    刘芷微

    □ 《意见》九种类型明确规定了在疫情防控期间已经发生和可能发生的35种行为和33种犯罪,对这些犯罪的规定涵盖了疫情防控的各个方面,全面、详细、具体。

    □只要妨害传染病防治的犯罪是在传染病防治过程中实施的,无论是行为的客观危害及其后果,还是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都有足够的根据从重处罚。

    17年前非典造成的痛苦没有被忘记。新的冠状肺炎再次发生,造成了巨大的危害和损失。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齐心协力克服当前困难的时候,仍然有一些人拒不采取预防措施,甚至恶意传播病毒,暴力伤害医生,扰乱医疗秩序,生产和销售假的防疫用品和药品,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散布谣言,蛊惑人心,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甚至非法占有和挪用防疫经费和物资等。这一切都严重阻碍了疫情防控工作的顺利进行,甚至造成疫情的蔓延扩大,给国家利益和人民生命健康造成极其严重的损失。对于上述恶行,必须充分运用刑法,严惩不贷,为打赢新一轮的皇冠肺炎疫情防控战提供强有力的法律保障。为此,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在全面系统总结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2003年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适用情况的基础上,结合防控新皇冠肺炎疫情中各类违法犯罪的实际情况, 及时制定并发布《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对如何运用刑法严惩各种妨碍疫情防控的犯罪及相关问题作出更加全面和详细的规定。 我们相信,《意见》的及时出台和实施,必将在新皇冠肺炎疫情的防控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充分规定犯罪类型,加强刑法警示

    刑法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明确规定各种犯罪和犯罪人应承担的刑罚后果。它的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告诉人们什么样的行为是犯罪,应该承担什么样的惩罚后果,以规范人们的行为,警示人们。因此,刑法对犯罪及其刑罚的规定越是清晰和详细,就越能起到规范和警示的作用。虽然我国刑法对各种犯罪,包括妨害防疫罪,已经有了比较详细、明确的规定,并以各种形式进行了披露,但客观地说,一部刑法有近10万字,近500项罪名,公众可能还没有完全、准确地理解,甚至许多人可能从未听说过这些规定。因此,为了充分发挥刑法的规范和警示功能,对于特殊事件和特殊时期,非常有必要采取一定的方式来关注刑法的相关规定。因此,《意见》明确规定了在疫情防控期间已经发生和可能发生的35种行为和33种犯罪,这些犯罪的规定涵盖了疫情防控的各个方面,全面、详细、具体。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意见》并没有机械地照搬刑法的相关规定,而是紧密结合阻碍疫情防控的具体情况,明确界定了阻碍疫情防控的何种行为应构成何种犯罪。例如,《意见》规定:“被诊断患有新的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患者和病原体携带者拒绝隔离治疗或在隔离期到期前擅自离开隔离治疗,并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

    罪刑法定原则首先要求刑法的规定,特别是关于犯罪的规定,必须明确具体,不容易产生误解和歧义,不能抽象概括,语义不清或模棱两可。否则,罪与非罪、本罪与其他罪的界限就会模糊,导致惩罚无辜、惩罚过度或纵容犯罪的严重后果。就传染病防治过程中的犯罪而言,许多情况下,拒绝采取隔离措施会导致传染病的传播或蔓延,但这些情况是否都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2003年防控非典期间发布的《意见》第1条规定:“故意传播突发传染病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显然,该条对故意传播突发传染病病原体构成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规定较为抽象和笼统。准确把握犯罪成立标准并不容易。应该说,这一规定是当前司法机关处理拒绝采取隔离措施导致传染病传播或危险疾病传播的案件的重要依据。与此同时,隐患也出现了。我们注意到,在媒体报道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立案调查的19起案件中,许多案件的犯罪人只有在武汉疫区工作或旅行的经历,没有按要求进行报道和隔离。此后,他们被诊断出患有新的冠状肺炎,并导致其他人感染新的冠状肺炎或传播新的冠状肺炎的风险。对于这种情况,行为人只知道他来自疫区,甚至他可能在新冠状病毒或疑似新冠状病毒的症状出现之前携带新冠状病毒的病原体,更不用说希望或放任对公共安全造成危害的后果。仅仅通过这种知识来确定危害公共安全的意图,并以危险的方法来判定和惩罚他危害公共安全,显然是不恰当的。因此,《解释》明确准确地界定了故意传播突发传染病病原体构成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构成要件。也就是说,第:条“有下列情形之一,故意传播新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的,适用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和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1。确诊为新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患者和病原携带者,在隔离期满前拒绝隔离治疗或擅自离开隔离治疗,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2.新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疑似肺炎患者在隔离期届满前拒绝隔离治疗或擅自离开隔离治疗,并进入公共场所或公共交通工具,导致新冠状病毒的传播。”与以前的规定相比,本条在第一种情况下增加了三个必要的组成部分:(1):(1)行为人必须是已确诊的肺炎患者感染了新的冠状病毒和病原体携带者;(二)行为人拒绝隔离治疗或者在隔离期满前擅自离开隔离治疗的;(三)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在第二种情况下,必须同时提供四个附加元件:(1)。(2)行为人必须是感染新冠状病毒的疑似肺炎患者。(二)行为人拒绝隔离治疗或者在隔离期满前擅自离开隔离治疗的;(三)进入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4)行为者的行为导致新冠状病毒的传播。《意见》的上述规定保证了案件描述的准确性,不可浪费或忽视。谣言和流言也是一种合作

    在疫情肆虐、形势严峻的时候,有些人实际上正在逆潮流而动,实施各种妨碍疫情防控的非法犯罪行为,无异于火上浇油,雪上加霜。紧急使用强力药物,一场艰苦的战斗。对于这些妨碍疫情防控的犯罪行为,应实行严厉处罚的特殊刑事政策,并给予严厉的处罚处分。这些行为严重阻碍了疫情防控工作的顺利进行,甚至导致疫情无法及时防控,客观上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此外,明知疫情肆虐,防控难度大,这些行为人仍以各种不良动机实施妨碍疫情防控的犯罪行为,这表明他们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极大,因此对这些行为人进行严惩是有充分依据的。有鉴于此,《意见》在规定了9类33种妨碍疫情防控的犯罪后,规定了:条,“对于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实施相关违法犯罪的,应视情节严重,并依法体现严格的政策要求,以有效惩治和震慑违法犯罪,维护法律权威,维护社会秩序,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和健康。”也就是说,只要《意见》规定的33种反防疫犯罪在新发肺炎防疫控制期内实施,人民法院在量刑时,必须以防疫控制期内的犯罪为加重情节,从重处罚。这一规定的执行将在严厉惩罚妨碍预防和控制这一流行病的罪犯和威慑希望阻碍预防和控制这一流行病的潜在人员方面发挥重要的警示作用。

    有人可能会质疑《意见》条款的合理性,并指出2003年非典期间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意见》,并没有对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挪用救灾、优抚、救济等款物构成的特定款物罪做出规定。预防和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犯罪成立正是因为其目标的特殊性,不应给予任何更重的处罚。我们认为,如上所述,只要妨害传染病防治的犯罪是在传染病防治过程中实施的,无论是行为的客观危害及其后果,还是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都有足够的根据从重处罚。具体而言,对于故意传播新冠状病毒病原体而导致的以危险手段危害公共安全罪,尽管行为人实施该罪仅仅是因为故意传播新冠状病毒病原体的特定物质,但在防疫和控制期间传播所造成的危害与在非防疫和控制期间传播所造成的危害之间存在显着差异。在疫情防控期间,原本用于防控疫情的资源非常紧张,医务人员也非常短缺。然而,新型冠状病毒病原体的故意传播导致了疫情的扩大,使得本已严峻的防控形势更加严峻。在非疫情防控期间,即使实施了相同的行为,由于资源和医务人员的充足,防控工作相对容易,犯罪行为造成的危害相对较小。此外,无论新的冠状病毒病原体是在流行病预防和控制期间故意传播的,犯罪者的主观恶性程度和个人风险也有很大差异。因此,对于在疫情防控期间故意传播新的冠状病毒病原体而构成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从重处罚是绝对必要的。Specificall

    当然,在疫情防控期间,对妨碍疫情防控的犯罪从重处罚的特殊政策,并不意味着放弃宽严相济的基本刑事政策。事实上,这一特殊而严格的政策体现了宽严相济基本刑事政策的“严”面。此外,在司法实践中,主动自首、坦白从宽、偶尔犯罪以及其他情节较轻的犯罪,仍应体现“从宽”的一面,酌情从宽处理。

    (作者是北京师范大学刑法研究所副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刑法学会秘书长,中国法学会判例法分会副会长)

    作者是刘芷微新闻来源:正义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