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对话朱民:全球经济步入日本式衰退 关注中国结构调整 会德丰复牌暴涨40% 将以81.5亿港元价格私有化并退市 泰士兵枪击案已致30死 幸存者:美好日子成灾难日 中融基金新增高管:黄言任常务副总裁 曾为上银副总 对话朱民:全球经济步入日本式衰退 关注中国结构调整 对话朱民:全球经济步入日本式衰退 关注中国结构调整 学历低,就一定收入低?可能你想错了,背后真相令人震惊 对话朱民:全球经济步入日本式衰退 关注中国结构调整 中融基金新增高管:黄言任常务副总裁 曾为上银副总 央行宣布降准0.5% 一文看懂对自己钱袋子有何影响 会德丰复牌暴涨40% 将以81.5亿港元价格私有化并退市 中融基金新增高管:黄言任常务副总裁 曾为上银副总 会德丰复牌暴涨40% 将以81.5亿港元价格私有化并退市
  • 推荐论文
  • 对话朱民:全球经济步入日本式衰退 关注中国结构调整 会德丰复牌暴涨40% 将以81.5亿港元价格私有化并退市 泰士兵枪击案已致30死 幸存者:美好日子成灾难日 中融基金新增高管:黄言任常务副总裁 曾为上银副总 对话朱民:全球经济步入日本式衰退 关注中国结构调整 对话朱民:全球经济步入日本式衰退 关注中国结构调整 学历低,就一定收入低?可能你想错了,背后真相令人震惊 对话朱民:全球经济步入日本式衰退 关注中国结构调整 中融基金新增高管:黄言任常务副总裁 曾为上银副总 央行宣布降准0.5% 一文看懂对自己钱袋子有何影响 会德丰复牌暴涨40% 将以81.5亿港元价格私有化并退市 中融基金新增高管:黄言任常务副总裁 曾为上银副总 会德丰复牌暴涨40% 将以81.5亿港元价格私有化并退市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对话朱民:全球经济步入日本式衰退 关注中国结构调整

    来源:www.zodiac02.com 发布时间:2020-03-10

    Dialogue朱民:天秤座改变金融生态数字现金必须是未来

    新浪财经新闻达沃斯时间1月20日,新浪财经今日对话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所所长、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全球副总裁朱民在世界经济论坛(WEF)第50届年会(简称达沃斯论坛)上。在谈到全球经济前景时,他指出,2020年不是全球经济强劲增长的一年,全球经济基本上进入了日本式的低通胀、低利率和低增长的衰退。

    谈到中国经济,朱民认为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保持在6%是没有问题的。然而,随着中国经济规模的扩大和结构调整的复杂化,经济增长率自然会逐渐下降。中国未来更重要的问题是结构调整。如何通过科技创新和政策提高劳动生产率,使经济长期自然、稳定、可持续发展。(新浪财经王茜)

    新浪财经:您将参加本次年会关于“全球经济展望”主题的讨论。过去一年,全球经济表现一直低迷,大多数机构对今年和短期未来的预期都不乐观。你对全球经济的方向有什么看法?

    朱民:我们认为2020年不是一个强劲增长的年份。去年全年的经济增长率只有2.9%。今年可能更好,即3~3.1%,这仍然是一个低状态。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的平均增长率低于2008年前10年的平均增长率,也低于2008年前30年的平均增长率,因此危机后的经济增长依然疲软。

    所以,2020年将继续保持这种中速的(增长)状态。这不是一个非常强劲的增长年。然而,中美贸易协定的签署仍然有利于全球投资和贸易。去年,全球贸易的增长率只有1.2%,非常低,所以我希望稳定经济。然而,总体情况仍然相对较弱,不确定性很大,主要是由于投资疲软。

    与此同时,从金融市场的角度来看,由于移动平台是舒适的,我们去年看到的近50家央行降息约70倍,而世界各国央行都在再次降息的过程中,所以流动性仍然非常充裕,通货膨胀率仍然非常低。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由于投资相对较低,资金流向实体经济的渠道仍然不畅,金融市场有望保持相对稳定。

    2020年总的来说是相对稳定的一年,但我们也应该注意到,总的来说,我们都处于全球经济周期的末端,金融市场也处于周期的末端,经济增长也处于周期的末端。从这个意义上说,衰退的风险是真实存在的。我们还没有看到世界经济在2020年进入衰退,但由于其周期性,我认为我们仍然需要谨慎,而不是盲目乐观。

    我们基本上已经进入了低通胀、低利率、低增长的阶段,这也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特殊的结构性局面。日本经历这种情况已经有20年了。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已将其利润水平降至零甚至负利率,但仍没有办法刺激经济,尤其是投资。在这种情况下,通货膨胀率很低,预计今年日本经济增长率将进一步下滑至0.5%左右。

    自2012年以来,欧洲经历了一场欧元危机。欧洲央行很快将利率降至零,但没有办法刺激投资,因此通胀率仍然很低。经济增长更好,在1.2%、1.3%和1.5%之间波动,所以欧洲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典型的日本衰退。美国更好,因为美国提前提高了利率,但利率已经停止并一直在下降。通货膨胀率低于2%。就经济增长率而言,特朗普的财政刺激政策已升至2.9%,去年降至2.3%,今年将降至2~1.89%左右。事实上,它也在下降。美国尚未陷入日本的衰退,但它也正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因此,在今天的模式下,世界经济有个低利率、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充足的流动性,在整个周期结束时,一个低利率的模式

    朱民:是的,现在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不是很有效,但是各国仍然在努力用货币政策来支持经济增长。由于通货膨胀率很低,所有国家的中央银行都有执行宽松货币政策的空间,这就是为什么中央银行继续执行宽松货币政策。用我们的话来说,这是预防性和先发制人的宽松政策,以防止经济衰退。

    本次会议讨论的主题之一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结合。日本现在已经进入了以货币政策支持财政刺激的新模式。这种模式会拖累日本经济吗?我们还需要看看。但这种模式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新浪财经:过去,媒体经常提到中国应该超越中等收入陷阱,但业内有人认为中等收入陷阱对中国来说是一个错误的命题。你觉得这个怎么样?未来中国经济能否保持目前的弹性?

    朱敏:实际上,这取决于你如何定义中等收入陷阱。今天,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达到1万美元。对于中国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间点,要向大约1,000美元的高收入迈进。统计数字和国际经验表明,当3,000美元变成10,000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时,发展中国家将需要大约18年的时间。中国和世界有着相同的发展规律。然而,在达到10,000美元后,发展轨迹开始偏离。例如,韩国继续向高收入迈进,而墨西哥、马来西亚和巴西长期停滞不前。这一现象值得深思。

    在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阶段转移的过程中,据数据显示,最重要的(问题)是产业结构的调整产业结构将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移。中国现在也在经历这个过程。中国在2014年成为服务经济。服务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首次超过工业比重后,服务业比重逐年上升。今年,中国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2%。我们估计,在未来十年,服务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将每年增长到不到1%。

    但中国确实面临挑战。什么挑战?也就是说,中国工业的劳动生产率比服务业高30%。也就是说,服务业每增长1%,工业劳动生产率就会下降0.3%。如果这一趋势不改变,中国的经济增长将会下降,这是一件非常实际的事情。提高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中国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我们希望在保持服务业竞争力的同时,继续保持适当的投资,提高服务业的竞争力,这样中国就能跨越这个阶段。从目前的趋势来看,我们有信心,但也面临许多挑战。

    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6%应该不成问题,也不应该有“保证”或“不保证”。特别是在科技发展的背景下,2020年5G基站的建设是一项巨大的投资。我估计明年我再见到你们的时候,你们每个人手中肯定会有5G手机。更换5G手机是另一项巨大的投资和需求。

    中国的经济规模越来越大,结构调整越来越复杂。它的经济增长将逐渐下降是很自然的。放眼世界,这都是历史经验。事实上,我认为没有必要感到惊讶。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必要“保护”6%。在中国经济逐渐衰退的同时,我们也看到通过技术创新、改革开放、国有企业改革等。我们可以进一步稳定经济,促进经济的稳定和发展。在这方面也有很多好的国际经验,中国现在非常重视。

    第十四个五年计划正在起草中。我不认为我们在关注“保护”。我们正在关注结构调整。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如何通过科技创新和政策提高劳动生产率,使经济能够以自然、稳定和可持续的方式长期发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