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前AKB成员西野未姫又出惊言 黑红路线何时停止 LG化学与吉利成立电池合资公司 2021年末前达10GWh/年产能 感悟职场办公室的情绪死角 《憨豆特工3》发布“喜剧大师”特辑罗温·艾金森被爆成“剧组粉丝收割机” 生活中预防颈椎病的8种有效方式 云顶之弈S2:一局游戏五家法海神超一波操作带走四家同行! 全球兴起电动汽车热 中国1-9月累计生产4.13万辆 让你少奋斗10年的工作经验 让你少奋斗10年的工作经验 《憨豆特工3》发布“喜剧大师”特辑罗温·艾金森被爆成“剧组粉丝收割机” 月经不调针灸可以吗? 谨记针灸要点 LG化学与吉利成立电池合资公司 2021年末前达10GWh/年产能 全球兴起电动汽车热 中国1-9月累计生产4.13万辆
  • 推荐论文
  • 前AKB成员西野未姫又出惊言 黑红路线何时停止 LG化学与吉利成立电池合资公司 2021年末前达10GWh/年产能 感悟职场办公室的情绪死角 《憨豆特工3》发布“喜剧大师”特辑罗温·艾金森被爆成“剧组粉丝收割机” 生活中预防颈椎病的8种有效方式 云顶之弈S2:一局游戏五家法海神超一波操作带走四家同行! 全球兴起电动汽车热 中国1-9月累计生产4.13万辆 让你少奋斗10年的工作经验 让你少奋斗10年的工作经验 《憨豆特工3》发布“喜剧大师”特辑罗温·艾金森被爆成“剧组粉丝收割机” 月经不调针灸可以吗? 谨记针灸要点 LG化学与吉利成立电池合资公司 2021年末前达10GWh/年产能 全球兴起电动汽车热 中国1-9月累计生产4.13万辆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转基因水稻受困负面舆论 中国年损失200亿

    来源:www.zodiac02.com 发布时间:2020-01-14

    《投资者报》记者吴建华

    近日,云南大学社会经济行为研究所杰出教授顾秀林表示,转基因大豆的进口已经占到中国大豆使用量的80%以上,其进口检测和审批程序存在缺陷。顾秀林的上述声明再次将“转基因危害”摆在公众面前。

    “媒体说转基因食品吃得不好,我们家基本上选择了非转基因油。”几天前,当记者《投资者报》在北京家乐福超市随机询问几位食用油买家时,一位略显富裕的中年妇女说,“最好不要吃大豆油,花生油更好。”

    而货架上忙碌的销售人员大声喊着他们的产品不是转基因的,营养价值很高。记者以顾客身份询问,发现销售人员无法解释为什么非转基因油更安全、更健康。

    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遗传资源与遗传改良国家重大科学项目首席科学家李志康告诉《投资者报》记者,目前公众对转基因食品了解太少,存在各种误解。“以大豆油为例。我们主要吃油和脂肪,转基因的特征是蛋白质,所以转基因和非转基因大豆油没有区别。”

    据记者了解,目前,中国对转基因水稻的研究一直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但由于负面舆论的影响,商业化被推迟。业内人士估计,如果中国不将转基因水稻商业化,这相当于每年放弃200亿元的收入。

    妖魔化转基因食品

    众所周知,像乌托邦这样的网站具有最高的反转基因基调。他们呼吁反对“帝国主义对转基因食品和种子的入侵”,并将转基因食品的进口视为“一场没有硝烟和鲜血的生物战争”。反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意识形态化,并且已经离开了科学技术和工业的范畴。

    记者发现顾秀林对孟山都的质疑也有很长的历史。一位熟悉她的媒体人士告诉记者《投资者报》,有趣的是,作为顾准的女儿,她经常活跃在乌托邦。

    面对转基因食品的妖魔化,李志康教授向记者做了详细的澄清。

    李志康认为,首先,只有少数真正从事转基因技术研究的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多数人,包括一些其他领域的专家,对此知之甚少。例如,转基因水稻中引入的转BT蛋白仅对鳞翅目害虫有毒。进入人体消化器官后,它会像普通蛋白质一样通过小肠被消化成氨基酸或短肽等。此外,BT杀虫剂已作为生物杀虫剂使用多年,可用于生产“绿色食品”。

    其次,不同国家对转基因食品的不同态度也被视为不安全转基因食品的证据,特别是因为欧洲对转基因食品的监控非常严格。李志康说,欧洲国家粮食过剩,因此转基因作物是不必要的。然而,这种对转基因技术的质疑实际上已经成为欧洲设置农产品贸易壁垒的有效工具(6.82,0.00,0.00%)。

    此外,一些环保组织和食品企业的宣传也不恰当。例如,一些食用油企业正在使用非转基因的概念,使人们认为它更安全、更健康。事实上,转基因和从非转基因原料中提取的油没有区别。

    绿色和平组织是一个著名的环保公益组织,其食品和农业项目负责人方莫砺锋长期关注转基因生物问题。他在5月30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不反对转基因作物领域的研究。我们坚决反对大规模商业生产,因为目前转基因食品不能完全消除对人体有害的风险。”

    方莫砺锋不赞成对转基因食品的极端抵制和社会上一些夸大的谣言,但他认为这至少代表了一些人的态度。“我们在欧洲和中国的调查显示,超过60%的人口不能接受转基因食品。”

    因此,

    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副所长朱桢教授在接受《投资者报》采访时也强调:“转基因技术和其他科学一样,不是绝对安全的,但在可检测和可预测的范围内是安全的。”

    中国的转基因技术已经落后了。

    尽管争议不断,但近年来世界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呈直线上升趋势。

    国际农业应用服务组织(ISAAA)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自1983年第一株转基因植物诞生以来,经过1996年转基因作物的大规模推广,2011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达到1.6亿公顷,比2010年增长8%,约占全球可耕地的10%。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从6个增加到29个。其中,美国是绝对最大的种植国,占世界种植面积的43%。中国仅排名第六,主要集中于种植转基因抗虫棉。

    "如果我们现在不注意,我们将来会遭受巨大的损失。"李志康告诉记者《避免转基因食品指南》,他目前不直接从事转基因领域的研究,但了解转基因技术。他告诉记者,由于关注不够,中国在转基因作物研究领域遭受了巨大损失。“1994年之前,中国一直是大豆出口国。由于缺乏对转基因大豆技术的及时跟进,中国现在严重依赖进口,每年进口5400万吨大豆,其中80%是转基因大豆,因此失去了独立定价权。”

    据了解,目前主要的大豆生产国是美国、巴西、阿根廷和中国。除了中国,其他三个国家都采用了转基因大豆,其中美国和阿根廷97%的地区已经种植了转基因大豆,具有巨大的经济效益。

    巴西也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对转基因技术持非常积极的态度。据了解,巴西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连续4年呈现两位数的同比增长率,居世界首位。2011年,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达到3030万公顷,比2010年增长20%。目前,中国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已成为少数几个独立开发转基因产品并进入商业生产的发展中国家之一。

    这无疑让中国政府感到很大压力。

    2006年,中国政府通过《投资者报》,将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技术确定为未来15年争取突破的16大科技项目之一。

    2007年6月,经国务院批准,种业最大的中央企业中国种子公司被并入中国中化集团,成为其全资子公司。依靠中化集团的大树,外界对中化集团在转基因育种这一最热门领域寄予厚望。

    "我国有8000多家种子企业,其中不到100家从事育种,绝大多数只能称为销售公司。"李志康告诉记者,“中忠集团可能是中国转基因水稻育种研发能力最强的最大中央企业。”

    据了解,华中农业大学开发的转基因抗虫水稻华辉1号和Bt汕优63于2009年12月首次获得农业部颁发的转基因粮食作物生产应用安全证书。当时,各方都同意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种植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

    然而,转基因水稻至今尚未获得商业生产许可。近日,中国种子集团与华中农业大学和北京大学联合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水稻全基因组育种芯片,声称大大提高了种子真实性检测的准确性和育种效率。近年来,“一个原始品种平均8-10年的育种周期现在可以在3-5年内完成。”

    不久前,中国种子集团成立了一个投资50多亿元建设国家种子生命科技中心的项目,被采纳

    “与美国和其他种业大国相比,中国对农作物种业的研究起步晚,发展时间短。它仍处于初级阶段,企业众多、规模小、分散,竞争力弱。”李志康告诉记者,“目前,我国有8700多家特许种子企业,其中99%没有研发能力,前10名企业只有13%的市场份额。”

    李志康认为育种技术的落后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科研和生产的脱节。“我们许多优秀的转基因作物种子已经培育出来,但不能商业化,只能躺在实验室里睡觉。”

    2011年4月,《投资者报》还指出,“目前,中国农作物种业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农作物种业商业化科研体系和机制尚未建立,科研与生产脱节。”

    “目前,转基因育种技术正在迅速更新。一个品种的研发只需3-5年,而从实验室到市场的审批过程可能需要5-10年。一个好品种在申请审批过程中很可能已经过时,在市场上没有竞争力。”李志康表示,这是管理体系中的一个问题,“美国转基因技术的发展与其宽松有效的管理体系密切相关”。

    国际农业应用服务组织(ISAAA)报告估计,仅转基因种子的市场价值在2011年就超过132亿美元,占2011年全球商业种子市场370亿美元的36%。2010年,转基因技术获得的粮食及其他产品的全球价值约为1600亿美元,年增长率约为10%。

    目前,中国政府已批准商业化种植和生产抗虫棉、抗虫杨树、抗病毒木瓜等转基因作物。转基因抗虫水稻和植酸酶转基因玉米于2009年首次获得转基因粮食作物安全证书,至今尚未商业化生产。

    根据《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投资者报》、《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的意见》等法律法规的规定,转基因作物必须取得安全生产证书、品种批准、种子生产许可证和种子经营许可证后才能进入商业化生产。

    玉米作为最重要的饲料作物,在中国的播种面积超过4亿亩,年产量约1.5亿吨。目前,它是批准转基因商业化呼声最高的作物。

    李志康告诉记者,“出于食品安全等方面的考虑,国家需要加快玉米生产的发展,这是转基因玉米安全认证发布的主要背景。”一位农业领域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如果不推广转基因玉米,到2020年,中国对玉米的需求将超过2亿吨,但产量只有1.7-1.8亿吨,供需缺口超过2000万吨。”

    水稻转基因生物在危难中损失200亿年

    2011年4月,国务院《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号令《[2011年第8号令》发布,以“推进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工程”为重点任务。

    2012年1号文件再次强调转基因技术,“继续实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科技项目”,“突破农业生物基因调控和分子育种的一系列重大基础理论和方法”。朱桢告诉记者,中国转基因水稻的研发起步较晚,在主要农作物领域与国际先进水平仍有很大差距。“然而,我们在转基因水稻领域处于国际先进水平,因为水稻不是美国的主要谷物,我们也不重视转基因水稻。”

    据了解,中国对转基因水稻的研究一直处于世界领先水平。自本世纪初以来,中国科学家先后完成了水稻品种基因组一系列“精细图谱”的测序和序列分析。与此同时,世界上一半以上的转基因水稻材料已经被培育出来,50多个目标基因已经用于

    大米是亚洲最重要的粮食作物,也是世界50%以上人口的主食。据了解,中国目前水稻种植面积为2667万公顷,每年使用农药超过10亿元。

    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的黄继坤研究员做了研究。转基因水稻节省了80%的农药,增产6%-9%。根据行业估计,“如果中国不将转基因水稻商业化,这相当于每年放弃200亿元的收入。

    友情链接: